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亡灵祀第章再说一遍营养

2021-01-15 03:15:12|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亡灵祀 第312章 再说一遍

一颗种子!

硕大如球,蹦出星空召唤大阵,跳动两三下直接扎进大地中去,露出一深绿的种子头。

地崩山摧之势,随着这颗种子扎进泥土,这方天地好像平稳的一顿,就是这般一眨眼的时间,所有人看着这颗如蛋的种子,心中荡起无尽的恐惧气息。

如果恰切的说,那是浓郁的让人发指的地狱深渊气息!

深绿之色在渐变,绿转红,红转黑,黑的发紫,紫的却在跳动,这颗种子就在这么片相对于育碧、EA、动视的疯狂反盗版刻的时间,好像会了呼吸,?天能清楚的感知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动,随着这枚种子一起跳动。

不知是心脏暗合这枚种子的韵律,还是种子暗合心脏的跳动。

心慌!

心慌的不仅是他?天,还有逆蛮七祖。

活着不如死的逆蛮七祖,干了一件他们逆蛮几百代先祖都没干成之事,却满7月10日已将29岁的“黑导游”孟某行政拘留5天。他介绍眼灰色的呆滞着老信任度眼,这是绝望!

人生信仰的坍塌,历代先祖部族遗训的欺骗,这种打击对于他们这种信仰地狱恶魔的人,堪比一把杀人不带血的刀。

逆蛮七祖人还活着,但心,已经彻底随着这枚种子生长,急速的枯死。

种子在生长,肉眼可见的茁壮成长。

破了土、发了芽儿、胚肉干枯,芽儿变成了叶。

一片、两片、三四片......

纤嫩的绿条变成枝,枝在拉伸,叶在变大。

刚刚还是一株嫩绿的生命,几个呼吸间,植体上就生了一点血红之色的斑,这点斑在变大。

红的是叶,然后就是枝干,再然后就是整株不知名的树。

红的妖艳,

红的渗人,

红的惊天动地!

天地之间絮乱的四季之时,随着这颗幼树的肉眼可见的成长,都变得宁序有加,空间中的魔法元素变的如和煦的春风,山崩地裂的末日之景好似在这一刻,都彻底的安静。

这枚种子犹如安世之物般的神奇!

?天看着这颗人畜无害的树,深深的倒吸了口凉气,颤抖的举起手中星血蛮刀,对着这颗树一道璀璨的斗气斩挥出。

他知道这不是安世之物,是大凶的灭世之物!

当此物成长完成之时,就是观泽与地狱深渊勾连之刻,等待的就是灭亡!

没有超脱,也不会有超脱,这一界一切的一切都要跟着陪葬,他?天、逆蛮七祖、还有传承万年的观泽,也包括祖塔之中的八百六十三名先祖的英灵都要化成飞灰。

璀璨的血红色星刀贯穿天地,直接斩在这颗幼树之上,大地都被这惊世的一刀劈的裂开一道无尽的深渊。

但这棵幼小的树,没有似传说中的螳臂挡车般化成飞灰,而只是在风中摇摆了两下,刚才那一刀好似劈砍的不是这棵树一样。

空间折叠!

但此树却真实的扎根于这方世界,在汲取这方世界的营养,更应该说是向地狱深渊的恶魔传递着观泽世界位置坐标。

“知而无涯,井困则罔徒焉!”

?天转过头,呆滞的双眼看向声音来处。

那是一双嘲讽的眼!

“呵呵!那又怎样?你这等上界之人还不是陪着二次掏箱查验我们观泽一起化成飞灰,西法就那么大,本神能感知到,远远不是地狱深渊的深邃可以比拟的。”

?天看着这双嘲讽的眼,心中一丝的怒气也没有,有的只是平静,平静的等待死神的降临,观泽在地狱深渊的面前,连丝毫的抵抗都没有,别说拿起棍棒挣扎一下,就是愤怒呐喊的资格都没有。

也许先祖是对的,对于北蜉岭这群叛逆之蛮,根本就不需要丝丝的同情,杀就是了。

哥哥恨天也是对的,西法是人,地狱深渊是魔,人终究是有感情这种东西的存在,而魔没有!

观泽这方世界在地狱恶魔的眼中连一文钱的价值都没有,而恶魔只是玩弄、戏耍,把观泽当猴子一样的戏耍,对于地狱深渊里的魔而言,可能看到一方世界的破灭,远远比收获一群虔诚的信徒来的兴趣大一点。

北蜉岭逆蛮先祖的异想天开,也是他?天的异想天开。

抬头看了看这方即将崩溃成地狱深渊世界养料的世界,观泽大落的泽神双眼之中充满了死气的灰色,因为他即使是这方世界的神,在面对这棵地狱深渊扔过来的种子,也无能为力。

眼中那是死亡的灰色!

“啧~~你知道西法那么大,但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是大千世界与小千世界的区别。

对了还有,记得下回不要自称本神,你这种垃圾对于‘神’这个字眼就是侮辱,世间之神就一个,也只有一个,记住,那是光明之神!”

?天看着这名满眼嘲讽之色的白袍男子,眼神有点微愣,当看到浑身升腾的气势之时,双眼之中更是带着一丝的惊愕。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名西法大陆降临的人,好似叫普雷斯科特。

普雷斯科特看着那方血肉中的魔树,满脸尽是冷色,口中喃喃着亘古的光明经文,双手托天,随着口中的低声禅唱,这方世界好似出现几声似有似无的欢笑之声。

孩童的欢笑之声!

?天听的没错,就是孩童的欢笑之声,他不知这名西法大界扔下的垃圾到底要干什么。

“灵徒荡阴狱,临!”

一声沙哑的戾吼,普雷斯科特双手一个下摆,前身之处好似裂开了一道幽蓝色的空间口子,口子当中伸出一段藕臂,一段婴孩的藕臂。

这双藕臂好似嫌这处口洞太过于狭小,伸了三四次都没整个身子钻出那方世界,最后藕臂缩了回去,就听一声裂帛之声,这处口洞直接被这只稚嫩的小肉手劈开一大半。

这回伸出的不是一双藕臂,而是钻出个婴孩。

一个长着白色翅膀的婴孩。

嘤~~~~

一声好似没睡醒的啼鸣随着这个可爱的婴孩口中发出,?天感觉自己的丹田都在震颤。

就是这么一声嘤叫,那个全身光洁长着翅膀的婴孩出现,这方天地暴躁的元素好似都恐惧的降沉于大地。

“那是你的食物!”

普雷斯科特逗弄了一下身前的白翅膀婴孩,朝着前方的地狱深渊界锚一指说了一句。

似天使的婴孩刚刚还是满脸可爱的缠着普雷斯科特,当看到那处幼树之时,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张着好似还流着口水的小嘴,上去就是一口,直接将这株血色的不知名树的枝丫咬掉大半。

上去又是一口,满嘴都是鲜红之色的幼树,已经被彻底咬缺了一大块。

?天刚还是惊愕,当看着满嘴血红的这名长着翅膀的婴孩口中的的嫣红时,嘴角都忍不住抽动了一番。

他终于知道这枚绿色的种子为什么会成长一株血色的树。

观泽二万生灵的血与肉、灵魂全部融汇成了这株界锚的营养,而这名长着翅膀的婴孩,每啃的一口,都是观泽这群大祭之后生灵的血肉。

“在说一遍,我叫普雷斯科特。”

普雷斯科特对着满脸呆滞的?天微笑的道了一句。

“你要干什么?”

?天朝着这名叫普雷斯科特白袍男子吼叫了一句。

他恐惧了,恐惧的不是他普雷斯科特,这个白袍男子阶位还没有他的阶位高,降临这方世界之时,融汇这方世界的规则,也就与他比肩,他?天无所畏惧。

他恐惧的是这名长着翅膀的婴孩!

地狱深渊的界锚是什么?

那东西是随便说啃就啃的?

他从未听说过,从未!

那棵血色的晶树,一个眨眼的功夫全进了婴孩的肚皮。

咯!

一个饱嗝,

稚嫩的小手拍了拍自己的小肚皮,满嘴的碎肉与血水狰狞可憎的朝着?天一笑,然后,慢悠悠的飞回到普雷斯科特肩处,对着他一顿嘤嘤的言语。

?天看着这名婴孩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不可抗!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婴孩令他恐惧的斗气丹田都不稳固。

普雷斯科特帮了他,帮了观泽,更帮了他?天。

?天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可帮这方世界的,观泽的破灭难道不是西法大界乐意可见?

西法大界跌落的人死的可不在少数,因为那是他直接受意的。

而西法大界前三次虚空传送法门的建立,就是为了这群人,观泽破灭与这群人有什么关系?

走就是了,西法大界的虚空传送法门已经建立,他不知道这名叫普雷斯科特的人到底要干什么!

“干什么?杀人啊!”

“杀人?”

?天满脸惊愕,界都要灭了,拉回来,就为了杀人?

这有什么区别?

“嗯!就是杀人,杀光一界啊!”

“哈哈~~~有病!”

?天满脸的阴狠看着这个白袍之人,就是有病,杀光一界?

天大的笑话!

如果界锚不灭,观泽真的会被世界破碎彻底的磨灭,但一个人站着对他说要杀光一界就是个笑话。

阶位与他等同,仗着那个有点让人恐惧长着翅膀的婴孩,说灭了观泽一界?

这里还有六个半的逆蛮七祖,更有祖塔,?天真不知道上界之人哪里来的这般猖狂之色。

张家口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太原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北京哪家医院治男科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