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为了保护文化遗产搭配

2020-05-21 12:53:24|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摘要:为了保护文化遗产,为了探索历史遗迹,吴天霸踏上了寻找东方朔的道路,他不仅要猜透先哲留下的千古谜题,更要和凶狠的盗墓贼斗智斗勇。谁说“龙生龙,凤生凤”,吴天霸是贼的儿子,但是他却选择了当正义的伙伴。谜团一个挨着一个,各路人物粉墨登场,不到最后关头,谁能揪出迷雾后的幕后黑手。 (一)祸不单行
吴天霸擦擦嘴角的鲜血,冷笑了一声道:“你让我帮你找路,我就帮你找路吗?你当我霸爷是谁啊?老子能让你呼来喝去的?”
回答他的是有力的拳头,吴天霸并不认识眼前的这2014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斗争回眸:打虎绝不手软个人,但是就算如此,他也知道这个吊稍眉从来都不喜欢说话,拳头就是他最好的语言。
这个叫做林木的家伙的确不是好惹的,不过,他的军师“赛诸葛”洪涛却是一个有眼色的能干角色,这时候他捧住了林木的拳头道:“大哥,你这是何苦呢,他就是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你可别和他计较。”他说着又咂咂嘴,扶了扶眼镜,从怀里掏出了手绢,擦干了吴天霸嘴角的鲜血,又从怀里摸出一瓶红花油,在吴天霸青肿的脸颊上抹了抹,这才关切地说道:“小兄弟,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们老大的脾气不好,你就不能不惹他吗?再说了,我们也不是要你做太过分的事情,只是要你将东方朔宝藏的事情透露那么一点点给我们,那就已经足够了,难道,这都不行吗?”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吴天霸冷冷道,“你们都是盗墓贼,霸爷我要是帮了你们,那就是助纣为虐。盗墓这勾当,是好人干的活儿吗?损阴德不说,若是抓住了,那是要吃牢饭的,要是搞得严重点,还要吃枪子呢,你以为,我会帮你们吗?”
一阵格格的笑声传来,一个浑身红衣的少女走到了吴天霸的面前,手中还拿着一个苹果笔记本电脑:“小兄弟,不要和我们打官腔,你以为你考进了大学,还真成了大专家了?我们若是没有搞清楚事情,会来找你吗?你们祖上三代,都是土夫子,是在土里刨吃食的,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爹绰号叫做钻地鼠,道上可是赫赫有名的,可惜,他失手了,现在还在牢里关着呢,据说,他出事前最后一档子买卖,就打算动那东方朔的主意。”
她说着坐在了吴天霸的腿上,一只细腻柔软的手指抵住了吴天霸的下巴:“你敢说,你考进大学考古系,进入了闫文星的门下,不是为了那个古墓?我可是听说,闫文星是研究东方朔的权威啊。若是你导师知道你其实是土夫子的儿子,而且,动机不纯,你说,他会如何?”
吴天霸的眼中隐隐泛出了忧虑的神色,红衣少女笑着说道:“不是我红娘子吓唬你,只要我手指头一动,一份揭露你身份的邮件,就会立刻送到闫文星的手中,你也知道他的脾气了,若是他对警察说了些什么,你可就要进监狱去你的尽孝道了。”
吴天霸听到这里,眼中的傲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哎呀,这位姐姐,你不要吓唬我好吗?我,我年纪小,可禁不起你们吓唬啊。大家既然都是道上的,那么自然好商量,好商量。”他紧盯着红娘子的手,直到看见她选择了“放弃”键,这才松了一口气。
洪涛笑着说道:“嘿,还真是没有红娘子对付不了的男人啊。小兄弟,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吧。”
吴天霸苦笑着说:“你们要是一开始,就这么有‘诚意’,我何至于自不量力地拒绝呢,不是吗?你们猜得不错,我和我爹的确是打算动那东方朔大墓的主意,我来到闫文星的身边也的确是为了打探消息,我也的确是知道那个古墓的确切位置,不过,我可要提醒你们啊,这个大墓,不是那么好动的,虽然它不是帝王陵墓,不过,规模却是一点都不小,而且,东方朔你们也是知道的,他人称智圣,而且还有人传说他是墨家的后人,精通机关之术,我和我爹都没有敢立刻动手呢。”
林木目光一寒,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劈手砍开了身边的一个硕大的木箱子,当吴天霸看到箱子里的一切之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箱子里面放的竟然都是枪械,还有很多弹药,成包的黑火药散发出冲鼻的气味。
“你们,你们竟然还买卖军火?”吴天霸知道眼前的这些人都不是好对付的。
“这还只是一部分,其他的,都在伙计们手中,你也知道,最近看得紧,这些东西不好倒腾,不过,看见了这些东西,你也该知道我们的决心了吧。”洪涛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成功,便成仁。”
“不要啊,几如果留下她位大爷,霸爷我还没有成人呢,你们找死别带上我,好吗?”吴天霸打着寒颤道:“我,我告诉你们还不成吗?据说,这个惠民县胡集镇的路家村,就是东方朔的安葬之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听见林木那榔头般的拳头轰的一下砸在了桌子上,吴天霸吓了一跳,险些自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别以为我们都是傻子,那里,我们早就探访过了,根本就没有东方朔的古墓。”林木冷声道。
红娘子却笑着说道:“哎呀,当家的,你就听小霸慢慢说啊。对了,小霸,路家村?那就摆明了是姓‘路’的村子啊,怎么会有东方朔的墓呢,人家东方朔,不是姓东方吗?”
吴天霸淡淡一笑道:“谁说东方朔姓东方了?他本来是姓‘张’的啊。我导师闫文星说过,对于这个东方朔的故里,有几种不同的说法,其中有一种,是在惠民钦风街,而另一种,是在惠民大柳树马。这两种,都是和惠民有着密切关系的。而另外还有一种说法,这种说法,虽然不是说在惠民,可是,也和惠民一样,是在山东境内,按就是山东德州陵县神头镇之说。据说,这个东方朔,他出生在惠民,这种说法出现已经有年头了,惠民县在宋朝的时候,就位于现如今的清河镇古城马村。这个地方,嘿嘿,可是有小青城之称啊。”
洪涛点头道:“我知道,我相信北京市公安局反恐怖总队王勇警官和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警务指挥战术系刘连发教授东方朔的出生地,就在惠民县的胡集镇大柳树马村。而他的墓地,就在村东南,也就是现在的东齐村的所在地。更何况,在那里,还有东方朔的庙呢。可是,这墓地……”
吴天霸看了一眼众人,故作神秘地说:“我听说,唐朝的时候,那里,还有他的墓碑呢。只是,汉朝的时候,那里有过很多次的地震。对了,这个路家村,位于汉朝厌次城的中心位置,而厌次,不管是在汉朝的时候,还是在宋朝的时候,都发生过地震,可能就是在那些个地震的时候,逐渐地,这个大墓,就陷入了地下,找不到了。”
洪涛的眼睛发亮,点头道:“不错,厌次城也是因为地震,再加上黄河的改道和多年的战乱而逐渐消失的,既然这么大的一个城池都能够就这样消失在历史的烽烟中,那么,又何况是一块小小的墓碑呢?”
“说了半天,你就是说找不着了呗。”林木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吴天霸知道这些人都是亡命之徒,可不敢再开玩笑了,连忙说道:“在中国古代的时候,对于王侯将相的食采制度,是很严格的,公侯食采方圆百里,伯七十里,子和男,都是五十里,在这些封地里,到处都是纪念那些王侯将相的建筑物,而封地,究竟封在了什么地方,其实,也是不一定的,并非必须是这个人的出生地。所以,皇帝老儿很可能也只是随便给了东方朔一块地方,让他去那里,安度晚年、度此残生就算了呢。而东方朔,可能被埋在他的封地,所以……”
林木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领子道:“你耍我啊,说了半天他的出生地,你现在又说不是在那里!”
吴天霸脸色发白道:“你,你有点耐心好吗,这事情要慢慢地说啊。”
林木这才松开了他的脖领子道:“说!”
“你们,可曾听说过胡集书会?”吴天霸却又扯到了远处:“据说,胡集书会的起源很早,早在唐朝的时候,就开始盛行了。而这,这还并不是这胡集书会出现的最早时候,最早的时候,它是在汉朝就开始出现了,而且,是在汉武帝的时候。据说,这个东方朔在荣归故里之后,就开始隐居在那一带,传授给普通老百姓一些技能,让他们能够糊口,比如说,他会教导一些盲人弹弦、说唱,还教他们算卦占卜。就这样,长久以往,就在当地形成了一个民间曲艺的大联盟。我在闫文星的资料里看见过,在惠民县胡集镇大柳树马村,有一个人称马半仙的盲人,他占卜的技能很高,据说,他的老师,还有本自己的家谱,说是祖先是东方朔,家在厌次。”
红娘子似乎是听出了一些名堂,她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那里就是东方朔的封地,他在那里收了很多的弟子,而那些弟子,在东方朔死后,在那个地方给他修造了陵墓?”
吴天霸点头道:“我爸爸早就打探好了,在唐朝的时候,那里有一个东坡,这就是现在的东齐村,这个地方啊,实际上,就是东方朔的坟头呢。”
林木等人听到这里都是眼睛发亮,洪涛道:“是真的吗?”
“那是当然,盗墓和行医一样,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这可是我爸爸去那边实地考察得来的,据说,这个大柳树马村里住着的人啊,就是当年给东方朔看坟的人的后代呢。”他说着又神秘兮兮地说道:“而且,我还打听到,那里每年在固定的时候,有一处地方就会有金光闪烁,据说,那就是东方朔在显灵,我现在就可以将这个地方标出来给你们看,然后,你们就可以放我走了。”
林木听到这里,冷冷地笑着说道:“小兄弟,既然都是道上的,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白白地告诉我消息呢,我们不如一起去吧,到时候挖出来的宝贝,大家平分,我可以多分给你一份,算是给你爸爸的酬劳,你看如何?”
“不是说,告诉你们情报,就放我走的吗?”吴目前国产影视剧领域缺少经典天霸有些着急了。
“小兄弟,你若是满嘴跑火车,我们到时候找不到地方,还不是空手而归?再说了,就算要放你走,也不是现在,若是现在让你走,你去报警,我们可怎么办?”
“我不去那里,那古墓机关重重,要是那么好破解,我爸早就去了,还会等到现在吗?”
“现在你跟着闫文星学了那么多的东西,当然今时不同往日了。你放心好了,等找到了古墓,打开了盗洞,我们也不要你进去,你就在外面看着就行了。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样一来,你和我们就是共犯了,到时候,吃枪子也少不了你的,那你就不会出卖我们了,不是吗?”洪涛贼眉鼠眼地眨巴着眼睛。
事不宜迟,林木等人准备立刻出发寻找古墓,临走的时候,吴天霸趁着别人不注意,做了些小动作,不过,他却不敢肯定自己这方法能够奏效。

(二)琵琶哀鸣
来到了胡集镇,吴天霸等人还真的看见了胡集书会,这其实只是一个普通老百姓赶大集的时候自娱自乐的表演,所以,怎一个乱字了得。只见这边的人大声吆喝着,那边的人又嘴里磕着瓜子,吃着酸枣,更有些小孩,到处跑来跑去,家大人就当众揪住了小孩的耳朵,大声地喝骂着。
林木不喜欢热闹,转身就叫众人离开,但是就在这时候,吴天霸却站住了,缓缓道:“你们听!”
台上站着一个身穿红色小袄的姑娘,长得倒也十分水灵,她轻启朱唇,唱了起来:“穹隐处兮窟穴自藏。与其随佞而得志兮。不若从孤竹于首阳。”
“有什么好看的,你没见过女人吗?”红娘子不悦地说道,“你要看,等到了旅店,让你看个够。”
吴天霸却摇头道:“你们知道她唱的是什么吗?这首曲子叫做《嗟伯夷》。”
洪涛点头道:“嗯,我知道,伯夷叔齐,双双饿死在首阳山。我刚才听见‘首阳’这两个字了。怎么了,这首文绉绉的曲子,有什么古怪吗?”
“有什么古怪?”吴天霸冷笑道:“这首曲子是东方朔写的。”
“哦?”洪涛微微一愣,旋即道:“嗨,这里的人既然都是东方朔的传人,那么会唱两首酸曲,也算不得什么吧。”
林木点点头道:“就是,大惊小怪做什么,走吧。”他说着就一把扯过了吴天霸,向前走去,吴天霸无奈只能够跟着走,只是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红衣女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来到了乡野之地的一个小旅店,吴天霸见到了林木的几个伙计,他们一个个都身材魁梧,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他们随身携带的包裹都鼓鼓囊囊的,看来里面藏着不少好东西。
“晚上出发。”林木冷冷地看了一眼吴天霸道:“找不到埋东方朔的地方,那么你就自己准备好埋在这里吧。”
夜深人静之后,吴天霸等人收拾好了一切,蹑手蹑脚地出去了,几个伙计开着一辆小车,不过,行到荒山野岭就没有路了,小车被丢在了路边,林木对吴天霸道:“小霸兄弟,是成人,还是成仁,就看你的了。”
吴天霸看了林木一眼,只觉得脊背发凉,他缓缓说道:“走吧,去那里看看,东方朔应该出生于一片越野之上的,他在《七谏》里面的《初放》中曾经写到:‘平生于国兮,长于原野。’”
洪涛虽然是一个盗墓贼,不过,却是一个有文化的盗墓贼,他当即就说道:“小兄弟,你也太武断了吧,这话应该是东方朔随便写写的吧,我记得在《七谏》的《初放》里不是还有说‘高山崔巍兮,水流汤汤’吗?”
吴天霸看了洪涛一眼,继续说道:“你没有发现吗,这《七谏》很有楚辞的风格啊。看来,这个东方朔,在创作的时候,是模仿屈原的。对了,屈原是不是写了一个什么《怀沙》的吗,后来,就跳江死了,你们说,这东方朔会不会也是写了这个之后,悲从中来,就自杀了?《七谏》中有一篇不是就叫《自悲》吗?”他说着就吟诵了起来:“狐死必首丘兮,夫人孰能不反其真情。”
洪涛似乎是若有所悟,沉吟道:“是啊,这里面不知道是不是写了东方朔希望自己死后埋在什么地方呢?”

共 18546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世代盗墓的钻地鼠的儿子吴天霸踏上了寻找东方朔的道路。他不仅要猜透先哲留下的千古谜题,更要和凶狠的、荷枪实弹的林木盗墓贼团伙斗智斗勇。盗墓贼在挟持吴天霸以后,利用各种各样威逼利诱的手段,迫使吴天霸将跟随大学老师闫文星掌握的关于东方朔古墓的位置告诉他们,吴天霸和这些盗墓贼,斗智斗勇,将这伙穷凶极恶的家伙领进墓洞里,又机智地将这些事情让老师闫文星知晓。闫文星得知情况后,及时报告了警察,将这伙盗墓贼绳之以法。谁说“龙生龙,凤生凤”,吴天霸是贼的儿子,但是他却选择了当正义的伙伴,选择的是如何保护国家财产,使这些价值连城的古宝收为国有。谜团一个挨着一个,各路人物粉墨登场,不到最后关头,谁能揪出迷雾后的幕后黑手。原来,那个红衣女是吴天霸的女朋友,因为,他们发现经过闫文星参与的开发古墓,每次都提前被盗墓贼打开了墓洞,遭到盗窃。所以,上级领导就报案了。在警察深入虎穴的跟踪追击里,终于掌握了闫天星的犯罪证据,揭穿了闫天星才是这伙盗墓贼真正的幕后黑手。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吴天霸在盗墓贼的威逼利诱下,不改初衷,舍生忘死保护国家文物的事迹令人尊敬。欣赏老师佳作,期待你更多的精彩。【编辑:你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 100 0】吃什么会月经过多
深圳男科专科医院
江苏中医妇科医院
盐城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周口治疗白癜风医院
益母颗粒吃多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