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仙魔大红楼第五百一十三章骄子汇聚杀机营养

2021-01-15 03:15:0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魔大红楼 第五百一十三章 骄子汇聚,杀机

没了流云飞花笔,他和别人争斗的实力,平白下降了三成……

“不要脸皮,真是不要脸皮啊,要不是万两君子剑偷不走,怕是也给我拿走了吧?宝玉兄,不揍你个满脸桃花开……嗯?按我现在的实力好像打不过?

好吧,大比还有半年,我就苦读半年吧。”

提起‘苦读’这两个字,冷蚕满脸憋屈,满满的都是不情愿……

有一叶扁舟代步,又过了没几天,宝玉等人就到了南宁国的京城。

这是一座绵延八万里的巨大城池,覆盖了十几条山脉,城内囊括了七八条涛涛的河流和支脉。

宝玉等人顺着河流往前飘,看船只熙攘,看人流如梭,忍不住感叹南宁的繁华……

薛道衡也看花了眼,叹道:“这座城叫作俗称“电子眼”。“电子眼”现身后笙歌城,取夜夜笙歌之意,真是繁华要迷了人眼。”

“不只是迷眼,要是懈怠了,怕是要迷了咱们的命。”

步常仃的大拇指不断的推剑收剑,细数道:“从咱们进城开始,有七人对咱们行了文人礼节,这些人的气息如龙,应该是老一辈的八郡骄子,也是咱们大比的对手;

有六十三道神念掠过咱们的上空,据说南宁国的京城不允许使用神念的,所以这些发出神念的是南宁国的豪爵贵胄,等着看咱们死。”

“还是那句话,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

宝玉悠闲自得的笑道:“儒家属国的三元大比会有盛唐的使者在,大不了咱们弃权,多简单。”

“有点丢脸吧?”

“又不是大周,不丢脸。”

他们在一处很繁华的地段停了一叶扁舟,对视一笑。

这笑容,确实很不要脸皮……

有时候,脸面不能代表着什么,特别是在大部分的情况下,脸面都不能当饭吃,更不能当命用。

宝玉他们来自大周,属于最末尾的列国,别说盛唐了,就算跟属国比,实力上也是个渣渣。

所以宝玉要做的,就是保住性命,然后变强,变强,不断变强,一直到可以让自己真正的逍遥,让林妹以结束上半场。妹有使不尽的珠泪,同时,也要包含着贾府以及给有无数百姓尊他敬他的大周,可以一直和以前一样的太平下去。

他需要这样做,所以,也就很不要脸的,把冷蚕的流云飞花笔给‘借’了出来……

“这笔豪太软,不适合我的书法。”

宝玉把玩流云飞花笔,他的书法已经有了自己的神韵,但也没脱出柳体的钢筋铁骨。

“也不适合我的。”

薛道衡看都没看一眼。

宝玉把笔毫递给步常仃,步常仃一样摇头:“你见我用过笔毫?真个要纸上谈兵的话,我也是用剑的。”

如此,没办法了,宝玉把流云飞花笔塞进黄玉砚台,耸肩道:“那就带回去给咱们的手足吧,有点麻烦,这笔毫太软,咱们的手足,也没谁擅长使用这样柔软的笔毫了。”

“不还给冷蚕?”

“先借一百年再说。”

一百年?

宝玉等人的身后,一身雪白的冷蚕早就引来了一大堆的关注。他知道宝玉知道他在身后,所以,宝玉的‘借一百年再说’,很明显是说给他听的……

“故意说给我听?那么,就是死不要脸的不还了?”

冷蚕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生气,宝玉用脸皮做代价黑了他的笔毫,那也是肯定了他的实力,只是这种做法……

想到这里,冷蚕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无奈道:“宝玉兄,你我都有万两级的君子剑,按理说我该手下留情,可是,冷某有难言之隐,这大比之时,冷某会狠下杀手。”

加上课程设置和收费标准的多元化 “那么,要是斩了你,我会把流云飞花笔豪给你陪葬。”

宝玉头也不回的道。

“不必,就当冷某送给宝玉兄的,权当战前赔罪罢了。”

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南宁国给骄子们准备的住所……

对于三元大比,南宁国明显特别看重,距离大比还有好几个月,已经准备好了专用的客栈。

宝玉是新产生的八郡骄子,在地字一号房,这方面南宁国没有小气,肯定了他新生八郡骄子第一人的实力。

不过薛道衡和步常仃分在了地字三号房和四号房,这方面,就让宝玉有点介意了……

“谁在地字二号房?”

宝玉进了厢房,关门,询问查探过消息的步常仃。

步常仃在凳子上坐下,斟茶润了下喉咙:“这方面有点意思了,我查探过了,地字二号房里的,竟然是神女忘忧。”

“她凭什么?”

“凭借让我害怕的实力!”

步常仃的声音有点冷:“咱们的进步已经很快了,哪知道她变得更强。我刚才和她对视了一眼,措不及防下,竟然被她的道理影响,差点忘记了要查探情报的事情。”

闻言,薛道衡的体表浮显出模糊的字,他也是进境太快,还没有稳定自己架梁进士的实力……

“这方面我有听说,是李修缘把自己的传音母铃给了她,而且她和无梦是一魂双生,实力肯定一样,幸好她们只有一个传音母铃,不然的话,比冷蚕的威胁还大。”

“那么,对咱们威胁大的,就有了冷蚕、神女忘忧,以及同样拥有君子剑,被称为笑三笑就要怒杀人的上官容,”

宝玉捻着茶盏,低低的道:“照这样说来,就是这三人的威胁最大了,别的呢,实力如何?”

“不只是这三个而已,还有剑扫天涯宁峰、小三元令狐珍儿,对了,还有咱们的老相识崔凌峰,我刚才和这几个都打过照面了,互怼了气息,他们的实力不在我之下。”

步常仃想了一会,又加了几个名字:“还有几个藏拙的,按照我当初行走江湖时的感觉来看,门前客萧城和没有名号的郑柏然也不太好对付,全是覆顶级别的圣途进士,比咱们高了一个文位,另外,坏心眼文人裘四虽然不是圣途进士,但他是成宫进士的文位,而且开的是金银文宫,我觉得……

他可能早就能成就学士文位了,为了三元名号才压制了修为,对这一次的三元争夺,他是势在必得!”

“一、二、三……厉害啊,竟然有九个厉害人物?”

宝玉指了指门口,眼睑微抬的笑了:“都回去休息,把实力稳固下来,咱们,到时候再做计较。”

薛道衡和步常仃推门出去,宝玉坐在桌旁,眯着眼睛,一杯接一杯的饮着茶水。

他没有喝酒,被茶水清醒的头脑也在不断思考,然而,在这等盛事到来之前,他没有能够占尽先机的办法……

【有盛唐和南宁国的朝廷压着,任何阴谋乃至阳谋都是没用,只能凭借实力,要绝对的硬实力。】

宝玉揉了揉额头,觉得不太好办,三元骄子名号的利益太大,然而,正是因为利益太大了,他根本没办法使用手段。

而如今,南宁国明显要专门的针对他……

“正常,太正常了,要是我是南宁国的侯爷,肯定也要针对外来的人。”

宝玉轻轻的笑,有难度是正常的,这样得到了,才会有天大的好处,他只需要尽人事听天命,不想听天命了,那就努力拼一下就好。

当然,不会像李修缘那么去拼,好处嘛,还达不到他忘却生死的地步……

<有关人员正在紧张处理各项工作。p> “君子厚重如土,广纳万物,厚德无双,所以,也要知进退。”

说着知进退,宝玉的血却要滚烫,他终于看见了这方天地的冰山一角,可以和更强的骄子争锋。

眼睛越来越亮,气息也越来越锋锐和炽热,

随后,宝玉把茶盏倒转,盯着细细的水流缓缓流下,一身的气息,又开始圆润起来……

“宝玉兄,楼下来饮,大家举办个小小的诗会。”

“宝玉兄,争斗是争斗的,在争斗之前,咱们都只是惺惺相惜的文人,请满饮此杯!”

临着三元大比越来越近,来自‘对手’的邀请也越来越多了,宝玉是来者不拒,只要敢请他,那就全喝趴下。

他有五行大柱,最擅长的是五行大柱里的‘争锋如火’,只要他想,所有的酒都能灼成虚无,所以,那是一点不怕喝酒。

唯独今天,他是真的喝了三分醉,在场的所有人,也只喝了三分醉……

“宝玉兄,明个就是三元大比,今天大家摆明车马说了,明个,肯定要围攻于你。”

“宝玉兄,生死各安天命,咱们明个就不再喝酒,而是饮血了。”

潇洒,是真个潇洒!

特别是其中的七个文人,就是除了冷蚕和忘忧以外的,特别需要关注的那七人,他们完全不掩藏什么,该是一就是一,该是二就是二。

而且,宝玉很清楚:他们今天和自己喝酒,明天要是能斩断自己的脑袋,肯定也没有半点手软!

这也是君子之交淡如水里面的一种,他非常明白……

“诸位,宝玉先行一步,明日,混账东西,你们是明摆着开场就要围殴我了!”

“哈哈哈哈宝玉兄自去,要是不敢参加三元大比了就说一声,我们还能喝酒!”

宝玉在笑声里上了楼梯,二楼是地字号房,他没停留,而是拐了一次,直接上了三楼。2k阅读

平顶山白癜风医院在哪
昆明前列腺炎治疗费用
南宁治疗白癜风哪好
友情链接: